三子

无国界游民

VertCatherine:

一二年時後巴黎大雪,我住在六區盧森堡公園旁邊的一棟法式老房子裡。

房東太太是個寡淡而刻薄的法國女人,不允許我們在房間裡吃東西,洗澡必須在五分鐘內結束,不讓帶朋友回家過夜,還經常偷偷進我們的房間。房間裡住著各個國家的女孩子,我們經常在樓下的廚房遇到,索邦大學念社會學的台灣女生,念哲學的義大利女生,來交換的澳大利亞女生,男友學中文的巴西女生等等,像是一個小型聯合國。

我們會在半夜出去party,很可惜的是作為freshman的我法語太爛,無法像如今一樣很快的和他們打成一片。後來設計學校的課業實在太繁重,我就再也沒有去過那些在酒吧或者餐廳外面的party,那些晚上很冷,我們拿著熱紅酒,聊些奇怪的話題。

那種剛到一個陌生的地方,想和大家熟悉的心情,現在我也不再擁有。總覺得,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最好處之以淡,多給予,多傾聽。

而有些心情現在我也沒有,比如在巴黎初雪的時候穿著長裙和薄大衣拿著相機出去拍雪景,想起來未免可惜。


评论

热度(363)

  1. 心系某女仔VertCatherine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心系某女仔的喜欢